安徽快3和值推荐
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

卷十 绕梁泪

作者:静冥|发布时间:06-10 18:17|字数:7591

(一)

用画娇容杀了方玉,郁寒不觉得有什么,毕竟是方玉滥杀宫女所致。但面前这个女子,郁寒实在没了办法。

此女子一袭水绿裙衫,绾着惊鹄髻,髻上插着几支四蝶银步摇,羽玉眉,杏眼,瓜子脸上略施粉黛,若不是知道她的身份,郁寒一定会以为她是个大家闺秀。

其实她不仅不是大家闺秀,相反,她是南歌城有名的青楼杨柳楼中的花魁--云微。

事情还要从两年前说起。

两年前,云微还只是杨柳楼中不起眼的小清倌,平日就靠舞上几曲来赚钱。

后?#27492;?#36935;上了一个唱旦角的戏子,戏子从小就是孤儿,只有一个艺名是千娇。至于给他取艺名这人,不用想也知道是他那十年前红过一时?#20004;?#39118;韵犹存的美人师父小潇湘。

一来二去,云微和千娇就深深爱上了彼此。千娇发誓要攒足了银两来给云微赎身,云微也始终守身如玉,?#24187;?#26202;挽着红绫舞上一曲。

后来不知是哪家公子捧的,云微一舞竟在短短一年里到了上千金,再加上她本来长得清秀可人,这让杨柳楼一时名声大噪。之后的花魁大选中,她更是凭着一舞夺得了头筹。

千娇赚钱本就不易,此一来,更是难上加?#36873;?#20113;微给了千娇不少金银首饰,凑到一起依旧连一半都不到。

他们心里着急,就双双跪在老鸨面前恳求。

那老?#24444;?#26469;爱钱,怎么会白白放走云微这么一棵摇钱树。见千娇拿不出钱来,她更是坐地起价,扬言要把云微卖给花花太岁周公子。

云微无法,哭了一夜后和千娇商定好一同服毒,到阴间做对鬼夫妻。

想来想去,能帮他们的也只有遥忆阁了。

“世间奇毒繁多,为?#25105;?#23450;要来遥忆阁?#20426;?

“奇毒再多,也是有解药的。遥忆阁的毒,外面肯定调不出解药。”云微话里带?#25490;?#27987;的无奈。

“无缘无故,我不能杀你。”郁寒拒绝道。

“求求姑娘了!”云微跪在郁寒面前咳了几个响头:“什么宝物我都能给姑娘,但求姑娘赐我们一瓶毒药!”

“?#40516;矗?#36330;着做什么。”郁寒轻咳了一声:“我已经告诉你了,没有理由我不能杀你。”

“难道我能进这遥忆阁不是与姑娘有缘吗?#20426;?#20113;微不肯起身,跪在地上?#23454;饋?

“是。”郁寒眯起凤眼,看着面前眼睛红肿的女子。

“那我进入这里,是不是就是遥忆阁的生意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那遥忆阁是不是对有缘人,有求必应。”

“是。”郁寒暗赞了云微一声聪明。

“我真的只想要一杯毒酒,和娇?#34923;?#24320;人世。”云微再次啜泣?#40516;矗骸?#25105;不会说出遥忆阁的,死人是不会说话的。”

“我再说一遍,?#30097;?#20320;,需要一个理由。”郁寒面不改色地说道。

“有理由。”云微站起身,抖落裙上的泥土,缓步走到郁寒面前。

她深吸一口气,伸手朝郁寒的脸打去。

(二)

手还?#21019;?#21450;郁寒的脸颊,就被一股大力握住了。

云微手腕被攥得青紫一片,痛的眼泪都流了出来,极力扭动着身子想挣脱开。

墨风见云微想挣开,面上更加不悦,手上的力道也越发大了?#40516;矗骸?#20320;刚才的行为,足以我把你就地掩埋。”

“我要你的心来换这瓶剧毒,你可愿意?#20426;?#37057;寒把玩着一个造型奇特的匕首,挂起的狞笑让云微不寒而栗。

“我……我给。”云微一咬牙,眼中透出一种带着哀?#35828;?#20915;绝:“只怕我不能和娇郎死在一起了。”

“你们为什么,一定要用毒呢?#20426;?#37057;寒把匕首插进云微的左胸,一寸一寸深入转动着。

“我们……只是想……死的,死的好看一些。”云微闭上眼睛,无力地倒在地上。

郁寒手上浮动着一颗珠子似的东西,珠子中鲜红的心脏还在跳动着。

云微倒在地上,圆睁的双目中盛满了不舍,汩汩的鲜血从她的唇角和胸口流出,染红?#35828;?#19978;新长出的春草。

“杀了她有什么用,这一片草都毁了。”墨风抱怨道。

“我答应卜机给他一颗心的。”郁寒挥手招来一大片花灵,又给云微重塑了一颗心。

“?#23567;?#27809;过多久,云微就睁开眼睛,痛哼一声。

郁寒把云微的心藏在袖中,冷冷地注视着她:“你走吧,三日后再过来。”

“我这是……”云微显然还未反应过来。

“刚才的一切,都不过是我制造出的幻境。”郁寒脸不红心不跳地扯着?#36873;?

“谢,谢?#36824;?#23064;。”云微突?#24187;?#30333;过来,对郁寒连施了几个大礼才离开。

“卜机打算拿什么来换这颗心?#20426;?#22696;风用云微的心逗弄着白凤。

“三月红妆。”郁寒一把夺回心:“你看白凤都懒得理你。”

“我的白凤可是非常?#19981;?#25105;,对不对?#20426;?#22696;风对白凤一笑。

白凤看到墨风的目光后打了个寒战,但碍于他的淫威,只得连声啼叫以示亲昵。

郁寒朝墨风翻了个白眼,用心脏逗起重明来:“晚上我们去一睹千娇的风采?#32510;危俊?

“一个戏子有什么好看的,不去。”墨风端了两碗酒给白凤它们。

“这可是男扮女装的戏子呢。”郁寒撅嘴撒起娇来。

“你自己不也经常女扮男装么。”墨风揉了揉郁寒的脸。

“你要不陪我去,我就拆了赋雨楼。”郁寒见软的不行,就直接?#20174;?#30340;。

“去吧。”墨风又拿心脏逗起了白凤: “希望你还有巫宁蚕丝的解药。”

郁寒气急,把心脏抢回来扔到一边,死揪着墨风的衣襟:“明天疏骨和卜机一起过来,我看你应该能卖不少钱。”

“小姑奶奶,我陪你还不行吗?#20426;?#22696;风无奈地把郁寒的手拨到一边:“动不动就要把我卖掉。”

郁寒把心高高抛起又接住,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。

这一天,二人在抢夺云微的心脏中?#35033;?

(三)

夜晚,郁寒和墨风扮成?#36824;?#20154;家的公子,摇着折扇朝遍布柳陌花衢的梨花坊走去。

一个名“余音园”的地方此时人声鼎沸,里面里三层外三层地站满了人,?#32469;?#23427;的青楼食肆都要热?#20540;?#22810;。

“今天是娇娘子最后一次唱戏了吧?#20426;?#19968;个身着青色锦衣的男子从郁寒身边走过。

“是啊。”他旁边的男子十分惋惜:“怎么和当年的小潇湘一样,风头正盛就离开了呢?#20426;?

“听说是为了情,真不知道娇娘子是看上了哪家姑娘,竟然愿意舍弃这盛名。”青衣男子随意撇了郁寒一眼,眼中露出惊喜:“小?#20540;埽?#20320;们这是已经成了亲?#20426;?

“啊?#20426;?#37057;寒上下看了男子一番:“你是那个金……金焕辰!”

“小?#20540;?#25104;亲也不请我,白?#26790;?#26367;你牵了一根红线。”金焕辰佯装生气道。

“哪会不请你啊。”郁寒心虚地笑了几声: “这不是秋天?#20185;?#20102;国丧么,所以就耽搁了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金焕辰点点头,拉过与他同行的蓝衣男子: “这是我的?#20004;唬?#26361;皓。不过小?#20540;?#21644;这?#36824;?#23376;的名字我?#20004;?#36824;不知道。”

“他是墨风。至于我,我从小就是个孤儿,只知道自己姓于。”郁寒打哈哈道。

金焕辰和曹皓皆是豪爽之人,也不在意那么多,勾肩搭背地就和郁寒他们进了余音园。

“于小?#20540;埽?#20320;可知这娇娘子的来历?#20426;?#37329;焕?#35282;?#36710;熟路地在戏台边找了个座位坐下。

“千娇?#20426;?#37057;寒猜测道。

“对,就是千娇。”金焕辰喝了一口茶,像说书先生那样讲起千娇来:“娇娘子是男儿身,女儿貌。台上一站,那身段都不知比女伶好了多少。啧啧,那唱腔,更是如黄莺出谷一般,宛转流畅,余音绵绵,绕梁三日不绝啊。

至于这娇娘子的出身,猜测众多,传的最厉害的就是他曾经是流落街头的小乞丐,给了几要饿死的小潇湘半个馒头,所以被小潇湘收做徒弟,教他唱青衣花旦。

今天是娇娘子最后一出戏了,以后,他就不知要去哪了。”

“为什么不唱了?#20426;?#37057;寒明知?#39280;省?

“不知道,听说是为了情。”金焕辰摇摇头,感叹道:“这情,是毁了古今多少名伶啊。”

正聊着,台上一阵灯火通明,响起一阵乐声--千娇出来了。

(四)

台上人一身桃红的戏装,水袖轻扬,满头珠翠,手执一柄?#19968;ㄉ取?#36523;姿窈窕,眉目如画,一开口,哀怨的声音便轻轻流泄而出:?#29256;?#33258;瀛洲玉雨中来,与君?#37319;?#19968;季陌上花开……”

哀婉的唱腔丝丝缕缕直入人心,千娇面上的悲伤不似装出来,而是一?#32456;?#30495;切切的悲伤,惹得台下好几个女子潸然泪下。

千娇一甩水袖,继续唱着,所有人都?#20004;?#22312;戏文中,却无人看到他眼角的几滴晶莹。

“如今,花谢了,人空留,寸寸柔肠断……”

唱完最后一句,千娇微微侧头,朝杨柳楼的方向望去。

只是望见的,唯有余音园的杨柳,在春风中摇摆,掩住了杨柳楼的灯火。

这一幕,如浓墨重彩的一副丹青绘,绘尽了笙歌婉转,花谢花飞。

戏子入画,一生天涯。路无归,霜满颜。

千娇意识到自己?#34892;?#22833;态,歉意一笑,福身走了。

转身的刹那,他泪流满面。他是戏子,只能在别?#35828;?#25925;事里,流着自己的泪。

“娇娘子!娇娘子!”喝彩声此起彼伏,千娇的身影却是越走越远。

墨风拉了郁寒一下,递给她一件披风:“跟上。”

郁寒披上披风,和墨风朝千娇的方向追去。

金焕辰和曹皓还在回味,对郁寒的离开毫不知情。

他们一路跟到了一个偏僻的小院中,千娇用?#39063;?#25830;净了脸上的戏妆,推门进去了。

郁寒轻手轻脚地跟进去,和墨风继续?#30475;?#25143;。

(五)

“师?#31119;?#24466;儿以后,不愿再做戏子,还望师父成全。”千娇跪在已经中年的小潇湘面前,目光十分坚定。

小潇湘面容清秀,肤色白皙,看得出,她保养的很好。从千娇进来,她就假寐着,一直都没有回应他。

“师父可否给徒儿取个名字,以后也好生活。”见小潇湘不答话,千娇又?#23454;饋?

“这些年师父唱戏赚的银钱花的不多,你要是不想唱了,我们便离开,剩下的足够我们这辈子衣食无忧。”小潇湘又假寐了一会才睁开眼睛:“不过你不能再和那个烟花女子有交集。”

“师?#31119;?#22905;可是徒儿未过门的媳?#23613;!?#21315;娇语气半是不解半是悲愤。

“?#22902;疲 ?#23567;潇湘杏眼圆睁,素手在桌上重重一拍:“为师把你从小养到大,?#24515;?#23398;戏教你做人,现在你学成了,却开始和师父顶嘴了!为师平日教你的,你都忘了吗?#20426;?

“徒儿不是要顶撞师?#31119;?#21482;是想带着师父和微儿去隐居,我们一定会像孝敬自己娘一样孝敬您的。”千娇继续恳求道:“且这些年徒儿唱戏赚来的银子悉数给了师?#31119;?#38590;道还不够吗?#20426;?

?#29256;蛔游?#24773;啊!你这样会毁了自己的。”小潇湘气得全身发抖,扬手要打千娇。

“常言道,婊?#28216;?#24773;,戏?#28216;?#20041;。但是徒儿并不是无义之人,微儿也一样。”千娇继续劝说着小潇湘。

“你愿意走就走吧!”小潇湘又坐回椅子上:“不过你若敢找云微,为师……为师就死在你面前!”

“师父……”千娇扯住小潇湘的衣袖:“师父当年就没有爱过的人吗?当时师爷可有如此阻拦?师父你知道这?#32959;?#21619;对吗?你风头正盛却隐居?#40516;矗?#23601;是为了他对不对?#20426;?

小潇湘一挥手,把袖子从千娇手中扯出:“对!但他是个正派之人,绝不是妓子这种下九流!”

“一流巫,二流娼,三流大神,四流梆,五流剃头,六吹手,七流戏子,八流丐……师父这不是把自己也骂进去了吗?#20426;?#21315;娇悲哀地看着小潇湘: “难道,师父所爱之人,也是嫌弃师父是下九流……”

话未说完,一个清脆的巴掌就打在了千娇脸上: “你……不孝!”

小潇湘推门走出,盛怒之下,竟没发现躲在窗下的郁寒二人。

千娇捂着脸,不服气地看着远去的小潇湘,起身找了一盒药膏抹在红肿的脸上。

(六)

第二日中午,卜机和疏骨来了。疏骨虽有所收敛,但贼溜溜的眼睛还是看得墨风身上不舒服。

“恶妖,你要人心干嘛?#20426;?#22696;风把目光转向卜机,决定不再看疏骨。

“你才是恶妖。”卜机回骂一句:“人心当然是用来修炼的。”

“用活?#35828;?#24515;来修炼的,都不是好妖,见之必诛。”墨风抚了抚白凤头顶的羽冠。

“我可没说要活?#35828;?#24515;。”卜机一头雾水地朝郁寒看去。

“人心当属活?#35828;?#24515;最?#36873;!?#37057;寒把云微的心交给卜机:“三月红妆带来了吗?#20426;?

卜机点头,手伸进疏骨的袖中掏了掏,掏出一个盒子。

盒中有八个拇指大小的瓶子,一排四个,共两排。

见取活人心是郁寒的主意,墨风也没再追究,挑出一个瓶子就看了?#40516;礎?

三月红妆呈红色丸状,一瓶中有四粒,服下?#26432;?#27515;后容颜不衰,尸身不腐。

郁寒把卜机他们送走,就和墨风去了花房。

曼陀罗、墨兰、?#20804;裉遥?#21462;花瓣?#30452;?#33976;煮,蒸煮好滤出花汁。

三月红?#24444;?#26159;丸状,但实际有用的却是里面透明的液体。剧毒的?#26432;?#33457;加上一粒三月红妆里的液体,捣出花汁和曼陀罗花汁混在一起。

冰淬直接倒进墨兰的花汁,待墨兰花汁结成黑色的冰后重新融化,与曼陀罗混在一起。

之后墨风又研了一颗五步蛇的内丹加进去,再把这些花汁分先后混合在一起。云微要的毒药就好了。

郁寒轻嗅着玉瓶里的成品,不禁感?#37202;鹄矗骸?#27602;入人心,唯不变此情悠悠。好毒,好毒!”

墨风拿过?#24863;?-香气冷冽,?#36335;?#26159;绝情的利刃一般,但其?#26447;?#26377;一丝微弱的情香,这缕情香就像冰雪中的一脉情意,纤韧无悔。

“情香?#20426;?#22696;风微怒:“怎么会有情香?#20426;?

“因为还有一瓶,是留给我自己的。”郁寒笑得?#34892;?#20932;凉。

“为什么?#20426;?

“因为我,怕,你,出,事。”郁寒紧握着玉瓶,关节因为太过用力已经泛白:“与楼轻尘一战,我没多少把握。”

墨风紧抱住郁寒,过了许久才开口: “留给我半瓶。”

未等郁寒同意,他就已经把瓶中剧毒倒出一半在另一个瓶中收起

郁寒虽心中不?#31119;?#20294;也只好作罢。

(七)

又是入夜,一个清秀俊俏的男子在杨柳楼的雅间中大口饮着酒,一杯接一杯,脸上和衣襟上染满了酒液。

“别喝了!”女子再一次把他的酒壶?#32769;攏?#33080;上半?#21069;?#24594;:“你这副样子,哪里还像个男人?#20426;?

“对,我不是男人。”男子?#27809;?#37202;壶,把壶中酒从自己脸上?#29916;攏骸?#25198;了这么多年娘们,我怎么可能像个男人?#20426;?

“娇郎,你如此,不仅?#30097;?#24515;,连你的师父?#19981;?#20260;心啊。”云微擦净了千娇脸上的酒:“你回去吧,好好孝敬你师父。我会找一个清净的小庵,断掉这头情丝,为你守一生青灯古佛。”

“不许走。”千娇抓住了云微的手:“我会再求师父的,若她还不同意,我就用这条命抵了她对我的养育之恩。”

“娇郎,别做傻事,你师父她身边只有你一人,你走了让她怎么办?#21683;梦以?#20040;办?#20426;?#20113;微虽心如刀割,却不得不放下儿女情长为小潇湘想想:“一定有办法的,那瓶毒药,只是没办法时的办法,不能用。”

“我还能怎么办,你答应我,如果我真的走了,你一定要把我葬在卧柳山上,?#26790;?#30475;着杨柳楼。”千娇不知自己是醉是醒,连自己说的什么都不知道:“不行,我要带你一起走,我们阴间做对鬼夫妻。我不能让你去那个姓周的府里。”

云微已经哭成了泪人:“明天我和你一起去余音园,一定求得师父成全。不然我便一杯毒酒随你去了吧。”

千娇又是摇头又是点头,身子一歪,就趴在桌上?#33080;了?#21435;。

云微帮他洗了把脸,脱下外袍安置在床上,自己跑到一个姐妹的房间将就了一晚。

(八)

南歌城城出现了一桩大事,这件事被人们津津?#20540;?#30340;程度堪比当年遥忆阁的出现 --千娇被逐出师门了。

具体原因虽传的各有出入,但总归都是因为一个青楼女子。

云微上午来遥忆阁取走了毒药,眼圈红红的,一张粉面被泪水泡得?#34892;?#28014;肿:“姑娘,我现在莫不是个罪人?#20426;?

“为?#25105;?#36825;样想?#20426;?#37057;寒的笑容在云微看来很温暖。

“因为我,娇?#26432;?#36880;出师门,没了唯一的亲人,小潇湘也没了唯一的徒弟……”云微愧疚地说道。

“这样就没有人阻拦你们了,你应?#27599;?#24515;才是。”郁寒把玩着一个如意。

“小潇湘现在一病不起,娇郎每每过去探望都被拒之门外,这一切,都是因我而起。”云微轻拭着眼泪。

郁寒侧头看向云微:“那你?#29916;?#21644;千娇一起做鬼夫妻吗?#20426;?

“若小潇湘去了,我们便也去罢。若小潇湘健健康康的,就是整日挨骂我们也要照顾好她。”云微已经哭成了泪人:“?#36824;?#23064;给我这瓶毒药。时候不早了,我也该去看看小潇湘。”

郁寒点点头,极有深意地看着云微远去,唇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:“晚上,我们去听千娇的最后一曲。”

“那天不就是他唱的最后一曲么?今天怎么可能还是最后一曲?#20426;?#22696;风一头雾水。

“小潇湘命不久矣。”郁寒冷笑一声:“她本就在气头上,云微这再一去,不是要活活气死她吗。”

“?#19978;?#20004;个名伶了。”墨风明白过来,长叹一声。

(九)

今晚,皓月当空,如同一个硕大的玉盘,清澈的月光洒在地上,照得大地一片苍白,如霜华满地。

梨花?#24187;?#38753;的丝竹管弦显得那样力不?#26377;模?#23409;弱的声响没多久就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。

很快,整个南歌城陷入一片寂静,似乎在等着什么的到来。

此时,杨柳楼头,一个身披嫁衣的女子婆娑起舞,灯火把她的影子映在身后红木窗上,精巧玲珑,比本人更加诱人。

与这舞姿一同进行的,还有人熟悉的戏腔。

?#25226;?#38632;淋铃,我欹锦绣寒衾,独斟香茗……”千娇手握?#19968;?#25159;,清唱戏文。

这是他第一次唱戏时脸上未画粉彩,身上?#21019;?#25103;服,也是最后一次。

那张秀气的脸,有几分像小潇湘,远看,怕是真会以为是小潇湘在唱戏。

此刻,万籁俱寂,就连夜鸦也闭紧了嘴,静静注视着杨柳楼,流下一串多情的血泪。

所有人都沉醉其中,花再多的银子,他们也没有见过如此绝美的舞步,如同珠落玉盘的唱腔。

一旋舞,华裳广袂踏着铿锵戏文。

再旋舞,红裙风袖迎着?#30041;?#26149;风。

云微这倾城一舞,耗尽了所?#34892;难?#21644;眼泪,既是舞给千娇的,也是舞给自己的。

千娇这绝世一曲,熬碎了一颗七窍玲珑心,也熬碎了一世的相思。唱给小潇湘,也唱给云微。

不知不觉,杨柳楼头一轮圆月已经东沉,天边已经破晓。

“娇郎,你看,今晚的月?#31890;?#22909;美……”云微停止旋舞,痴痴地望着月?#31890;?#19968;?#24691;?#32418;的鲜血从她的嘴角溢出。

突然,风停了,树止了,?#36861;?#25196;扬的?#19968;?#29923;落下,遮住了人们的视线,徒留杨柳楼头一片朦胧。

“是啊,微儿,好美……”千娇擦净了自己嘴角的鲜血,在袖上留下一丝嫣红。

“君当做磐石,妾当做蒲苇。蒲苇韧如丝,磐石无转移。”云微双臂环着千娇的?#26412;保?#24038;手竖直朝天:“我欲与君相知,长命无绝衰。山无陵,江水为竭。冬雷震震,夏雨雪,天地合。乃?#36965;?#19982;,君,绝!”

大口大口的鲜血从云微口?#26447;?#20986;,染红了千娇的青衫,虽已痛得脸?#34892;?#25197;曲,但云微脸上依旧挂着笑。

一曲终了,余音绕梁。

舞尽天涯,珠泪断肠。

人虽逝,曲犹扬。纵我一世戏妆,也要护得你一步一莲华。

愿能梦回南歌,再与你共看烟花绽出?#30053;病?

此后每到?#30053;玻?#26472;柳楼头都会萦绕着轻柔的戏腔,还隐约可见一个红衣女?#37057;聊绕?#33310;。

(十)

云微和千娇紧紧抱在一起,脸上挂着笑,面容栩栩如生,不似死人?#21069;?#21576;死?#30097;?

阳光再次洒满人间,远处一个身影御剑疾驰而来,紫衣飘飘,仙风道骨:“郁寒小友,潇湘可在?#20426;?

此人是紫箫门掌门空云子,年近三百,鹤发童颜,正在努力羽化登仙。

“小潇湘已去,千娇与云微也双双亡在杨柳楼上。”郁寒一指杨柳楼:“你平?#26412;?#24212;该多看看你的儿子和儿?#20445;?#19981;然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。”

空云子一愣,随即抚须笑了?#40516;矗骸?#37057;寒小友真是聪明,千娇确实是我儿子。”

把剑用须臾?#23665;?#23376;之法收起,空云子与郁寒二人朝杨柳楼走去,路上,他把这期间的错综复杂完整讲述了一遍:“其实,潇湘的本名是叶湘,当年我一心只想着修炼,轻负于她。之后,她取我名中一潇,她名中一湘,改名为小潇湘,游走于夜寒国各城。

我们的孩子她生了下来,生下来后我给他取了名字,叫上?#20492;?#28487;湘怕惹人闲话,影响我的清誉,所以对外声称孩子是她徒弟,还给孩子取了艺名为千娇,按对弟子的要求?#32454;?#35201;求他。

最近我看到她的命灯忽明忽暗,所以就赶了过来,没想到还是……”

“小潇湘居然会看上你这么一个老头,啧啧。”墨风仰头看了看杨柳楼门上的牌?#25671;?

“哼!?#25103;?#21738;里配不上潇湘?#20426;?#21548;到墨风说话,空云子气不打一出来:“你眼睛都好了还要遮着,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眼瞎啊?#20426;?

“说的也是,你这老?#29992;?#20498;长个三角眼都不怕被人笑话,我还担心什么。”墨风解下面具,笑着看向空云子。

“臭小子不会说话,?#25103;?#24590;么就倒三角眼了?#20426;?#31354;云子气得吹胡子瞪眼:“也不看看你自己,男生女相,非奸?#21561;痢!?

墨风掂?#35828;?#31354;云子的钱袋:?#26263;?#20134;有道,就不劳前辈操心了。”

“你们两个怎么一见面就吵嘴?#31185;牌怕?#22920;的。”郁寒掩面一笑,带着空云子登到了杨柳楼头:

“把他们?#26174;?#22312;紫箫门里吧,那里山清水秀,小潇湘?#19981;嵯不?#30340;。”

“对了,潇湘的尸身在哪?#20426;?#31354;云子收起上?#20492;?#20182;们的尸身,转身寻找着。

“葬在卧柳山上了,你自己找找吧,我们都一夜未眠了。”郁寒给空云子指了卧柳山的方向,拉着墨风回了遥忆阁。

静冥 说:

羽书网支?#20540;?#19977;方QQ、微博、百?#26085;?#21495;一键登录。?#19981;?#36825;本《魂香化骨之大梦萦香》记得登陆账号收藏哦,每天还有免费推荐?#20445;?#23567;手抖一抖,顺便就转走,推荐给身边的好友一起阅读吧,么么哒!

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
手机版
安徽快3和值推荐
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山东十一选五下载安装 内蒙古11选5任五一定牛 双色球中奖规则及奖金 欧乐棋牌游戏 今天3d318期历史记录 福彩3d中奖分布图 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免费预测号码查询 新疆11选5彩票开奖结果查询双色球 大嘴棋牌麻将下载